top of page
  • 作家相片Julia

“到底要说什么这个人才会明白” - 我冲他发火了

上一篇“家装改造的故事“探讨了同理心的力量。今天继续探讨"同理心听上去很美好。可我没法理解我自己关系里的那个人,怎么办?"


来分享一个我冲先生发火的故事。感恩先生授权我发表。


那天先生送他爸爸去做一个小手术。我主动提出可以陪着一起去,必要时帮忙翻译。先生看上去很感激。坐到车里,我发现他还戴着耳机。于是我说“把耳机摘下来,专心开车吧”。他回我:“你连这都要管?”


坐在副驾驶座的我不用和他对视,就能从那硬邦邦的语气里感受到他板着的脸和皱起的眉。


心中飘来一丝乌云。至于吗?我这么好声好气地说一句,还不是关心我们所有人的安全,至于冲我发火吗?又有一瞬间,也听到心中另一个声音“那你又至于在心里冲他发火吗?他也不就说了那么小一句话吗?就这你也犯得上生气?”…


心中这些乌云交替翻腾着,冲撞着。心里堵堵的。


一路无话,到达目的地。


陪着公公进了诊所,回头一看先生竟没跟进来。心中的愤怒如火山般喷发。我在诊所外找到他,劈头盖脸地:“我只是来当翻译的,你竟然撒手不管,全推到我身上了!我又不知道你爸的既往史、家族史,如果他们问起来,要我怎么说!”


先生辩解道:门口牌子上写最多只能有一人陪同进去。

我:那你至少也告诉我一声!

先生:我说了我在外面等,但你往里走,可能没听见。


话说到这里,我也感觉自己并不占很多理。心里竟然有些悲凉。我想有空时好好看一看这悲凉。

 

回家后找了和自己独处的时间和空间,把刚才那一幕再次带到眼前。


1.找到那句最让我不舒服的话:“你连这都要管?”(硬邦邦的语气和皱起的眉)

这些再次让我呼吸困难,胸中有淤堵的感觉。


2.允许自己头脑里所有的想法和评判尽情释放,不对它们做任何过滤和压制(直接面对,不逃避,不评判自己,不规劝,不开导,不安慰,不试图做任何事让自己从“负面情绪”中走出来或教育自己要“正面积极”):

“我那么好声好气地说一句,你凭什么不耐烦?我也没说你必须听我的啊,听不听由你,不过提个建议而已,至于发那么大火吗?!我这是好心关心你,你怎么就看不见?!…”


3.以同理心陪伴自己,允许感受和需要自然呈现

愤怒,挫败的乌云在我心中翻滚着,聚集着… 继续呼吸,还是不逃避,不评判自己,只是静静地陪伴着这些真实的感受,和它们在一起。不去做任何改变的努力。


乌云越积越浓… 我看到那怒火的后面,是担心,是害怕先生开车时注意力不集中会发生意外。


这时乌云终于化为暴雨,倾泻而下。那暴雨是巨大又沉重的悲伤。心中有一个悲伤的声音 “我不能失去你!” 泪水夺眶而出。


妈妈的形象浮现了出来。


ICU里,妈妈浑身插满了管子,让我心痛不已。看到我来,妈妈挣扎着,眼中流泪。我握住妈妈的手,泪如雨下“妈妈,你受苦了!我来了!”… 泪水无尽地流淌,流淌出巨大的悲伤,内疚,心痛,遗憾,无助 … 还有爸爸去世那天的情景… 巨大得无法摆脱的悲伤和内疚。


不知过了多久,倾盆的情感暴雨渐渐变为淅沥的小雨,又变成了地上的涓涓细流…


悲伤和无助的乌云渐渐散去,此刻胸中不再堵塞。回想起这次回去找到的妈妈和爸爸日记中的心声,感受到他们对我深厚的爱,心中不再有内疚,唯有无尽的感恩和爱。


又想起Peggy Smith的话:“When all hope is gone... pure unending love remains.” (当所有的希望逝去... 纯粹的、无尽的爱仍在。) 


心情的天空渐渐复归明朗,还有一轮雨后的彩虹。感到生命元气的回归。

 

晚上,我问先生是否愿意聊聊。他说好。我感到他的身体有些紧张。


我:这几个月我不在家,家里的事都帮不上忙。你一个人又忙着工作,又要照顾老人孩子,辛苦你了。


他的身体放松下来。


我:最近工作上是不是有让你心烦的事?

先生:工作本身没什么,就是有时候跟人打交道很烦…(接下去说了一些跟同事打交道的烦心事)。


我听着,感受到这几个月里他一个人照顾家里家外的不易。想起那段时间我们每天通话时都是他在倾听我所有的情绪,而我那时没有能量也给他同样的支持。心中划过一丝歉疚,深呼吸,很快和自己重新连接上。再次把注意力聚焦在他身上,专心聆听他的感受和需要。


先生:…(工作上)就是这些了。今天在车里我说话口气很不耐烦,你别往心里去。

我:今天冲你发那么大火,我也很后悔。一开始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后来坐下来陪了自己一会儿才看明白。这段时间看着妈妈生病的样子我心里经常很难受 … 想到人生必然要面对的生离死别,特别伤感。今天看到你开车习惯听耳机,一下子变得很焦虑,而这焦虑我自己当时一点没发觉。我就是,怕失去你 …


黑暗中,眼泪洒在他的肩膀上。他抱着我,轻轻地拍着。那一刻我们什么也没说,但彼此心中感受到对对方无尽的爱,理解和疼惜。


片刻后,他说:可能每个人情况不同,其实我开车的时候听耳机更能帮我提神。


我:嗯,我也知道这还是我自己对死亡的恐惧,是我需要继续做的功课。只是有时候它会那么激烈地爆发。我们这样都把心里话都说出来,我很喜欢。以后如果有类似的发生,我们也像今天这样聊聊,好吗?

先生:好。

 

亲爱的读者,你的人生里是否也有一些发生让你难受,或者痛苦?如果那件事是另一种模样,如果那个(些)人能更通情达理,生活是不是会更幸福,或至少不那么艰难?


在上面的故事里:


我的无名火,来自这段时间因妈妈病重而积累的恐惧,悲伤和内疚。我需要被理解,被看见,被同理心温暖抱持。

先生的不耐烦,来自这段时间他独自照顾家庭与工作的压力,和与同事相处的烦躁。他也需要被理解,被看见,被同理倾听。


每个人的情绪都来自他/她自己的内心世界。而我们大多数时间里又都无意识把这些情绪投射到周遭的关系里,并互相触发彼此的痛苦。很多亲密关系,就是在这样的长期、反复触发彼此痛苦的漩涡里越陷越深,双方都伤痕累累,无比痛苦。


如果我们把解开这段纠缠关系的唯一希望,寄托在有一天对方能理解和看见我们,那么也许很多时候我们都会失望(也许还会越来越失望,直至绝望?)。

 

多年前受亲子关系的困扰,我到处学习,只为“找到一种有效的沟通方法”,让儿子明白我的一番苦心,变得更合作,“然后我就会不再痛苦了”。


所有的道理听的时候似乎都懂,可一回到现实里还是到处碰壁,碰得灰头土脸,甚至遍体鳞伤… 直到,我不再把我的注意力放在“怎么说才能让那个人不再做我不喜欢的事/说我不喜欢的话”,而是转而放在“怎样才能提高陪伴自己情绪的能力”。


我真心认可了与人沟通的关键在于我自己的内在能量状态。当我自己的内心充满了挫败/愤怒/无奈/担心等等时,我的言行就只为了实现让他人停止做我不喜欢的事/说我不喜欢的话,这一个目的。而这个目的,天然就会让他人抵触。


于是我沉下心来向内探索,在每一件看似鸡毛蒜皮的生活小事中练习:无论是他人说了或做了什么,或是外在世界里发生了什么让我不舒服…只要觉察到这些不舒服,都是我向内探索的实践机会。


练习中,首先我会去直面我内在的真实:真实的想法,感受和需要。无论那些想法是多么让我不堪,那些感受是多么让我痛苦,我相信,它们都源自一些被称为“需要”的东西。而这些需要词汇所指向的,是一些美好的生命能量。我只需要经常地去与这些生命能量连接,就能复归我内在的宁静,安全和温暖。


顺便说一句,那个对外界评判、责备、攻击的我,在有些身心灵流派里被称为“小我”,是那个永远低于“高我”的存在。而非暴力沟通对待“小我”的态度则让我感觉无比温暖:没有评判、诊断和分析,只有同理心的抱持。所谓的“小我”的“不堪”想法背后,只是感受和需要而已。


当我聚焦于探索和调理自己的内在能量,眼前变得豁然开朗,脚下的道路也越来越宽广。我也从他人的反应里时时发现,我也能让他们感觉“被理解和看见”。许多心与心连接的时刻就在这些深心看见里实现,很多因感受、需要不同而起的摩擦或冲突也得到化解。


当然,也有很多时候,激昂的挫败/愤怒/无奈/痛苦等占据了我的内心空间,使我无力去看到对方。这个时候,不评判自己,只是用同理心深心陪伴自己就是我的神圣解药。当自己得到温暖的陪伴和关爱时,心中安下来,便有了空间更清晰从容地决定我人生的下一步。 


亲爱的读者,此时此刻,你内心世界里的天气是怎样的?当你的世界里乌云迭起,电闪雷鸣的时候,你又是怎样应对的呢?



0 則留言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