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車裡喝咖啡的爸爸

已更新:1月 14

作者:静耕心田

编辑:Julia


当我们做評估的时候,我们根据具体的数俱 (data) 和資訊 (information) 做出選择或決定。但是当我在“評断”的时候,根据的就是很主观的一面之詞,甚至是我自己不自觉的编的故事,这被評断者的认知真是差了十万八千里。


早晨着装预備去上班,就想着今天有没有重要的会议,要不要見客户,需不需要穿西装,配什么颜色的襯衫领帶。下午下班回家,跟太太討論着今天晚饭要抄菠菜,青菜,还是高麗菜。这些等等,一天大大小小,我们要做好多的“評估”。


我上超市去買鸡蛋,一般的每打$1.79。有机的、不是关在笼子裡养的就要$3.49. 我心里盤算有机的鸡蛋真有多出一倍的价值嗎?不过3塊钱買12顆蛋,还買不到一个漢堡呢! 这样一个小小的过程,我把它称为“評估”(evaluation), 和我们現在在探讨的“評断”(judgement) 大不相同。


我儿子在中学的时候很疯网球,我们在暑假有十几个孩子们跟着教练去比赛。教练規定每个球员早上六点到球场热身練球,家長提着篮子在场辺幫忙撿球。有一个爸爸总是坐在他的車裡喝啡咖。“怎么有人这么自私啊!” 你听这话像不像撿球的家長編出来的故事。


在几天的賽事快结束的时候,这个爸爸意外的出现在我的身边(或许我多少刻意的避开他), 他的眼神似乎很誠懇想和我說话,(我有几秒钟的遲疑,从排斥,推托,到礼貌性的应对) 。万万没想到他向我道歉,并告诉我,他得了血癌,在骨髓移植的过程,弯腰撿球会非常的痛。我听了简直是羞愧的無地自容。他为什么只向我一个人道歉,难道他感觉到我無言的“評断”。


我和他後来成为非常知心的朋友,我現在常想念他。他已在三年前病逝,我懷念在他的病床辺用温毛巾为他擦鼻涕,我和太太一人牽着他的一隻手,和他一起唱歌祈祷,他的太太和女儿也随侍在側。


听完这故事,你觉得誰“評断”了誰?誰“寬恕”了誰。和他聊的时候才知道他是一位心理博士,执业的兒童心理学家。

让我们彼此听见 - 青少年与父母沟通座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