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ulia

当孩子说 “我完全放弃了”

已更新:7月 21

周日晚上孩子说想起第二天又要上学就不开心。我简单地倾听了他一下,他不再说什么。临睡前我和他道了晚安要关灯。他说先不要关。我说你现在睡不着吗?那我留着灯,一会儿来帮你关灯。


过了一会儿我再去看他,只见孩子把头缩在被子里,身子蜷着。他在哭泣。


于是我躺在他身边,轻轻拍着他的肩膀 。


沉默良久,他终于开口了。


一边哭着,他一边说自己想到明天又要上学,压力大极了。因为有太多该交而未交的作业堆积了。


“每次一开始总是很顺利… 你开始做一份作业,一切都好,直到完成了一半。然后就会发生些什么… 有时候就是忍不住打开Google 搜索了一些东西,然后就忘了时间。不过想想这作业还有好几周时间不用急。接下来又过去几天,还剩下1周时间完成作业… 还剩三天… 直到第二天就要交作业…(哭)” 他泪流满面,痛苦不堪 。


我一边听着,一边觉察自己的内心。在自己心中只看到心疼。继续拍着他的背 “要是那会儿有人能理解你一直背着这么大的压力就好了…”


他继续哭着,“在学校里上课时不能干别的,所以我会在学校就把作业做好了。可是家里不一样啊…(哭)”(这个学年从9月开学后,孩子一直选的是回校上学而不是上网课,直到一个月前疫情又加剧所有学校都改回网课。)


“嗯,家里上网课有太多容易分散注意力的东西了。”


“(哭)就是忍不住啊… 我知道自己这个坏习惯,上学期(上网课时)就已经发生过了,可是…(哭)”

我递去纸巾,继续抚着他的背,“你也不想要欠作业让自己背那么多压力,只是做不到”。


他接过纸巾擦眼泪,继续哭诉着 “然后同样的事又发生在另一份作业…又一份…然后是另一个科目…又一个科目…太多了啊…(哭)… 实在太多,根本不可能补上!上课的内容都是基于前面的作业,欠得越来越多,就再也赶不上了(大哭)… 我就把它们完全放弃了…” 他大哭,小小的身体剧烈颤抖着。


我感知到他内心巨大的痛苦,心中怜惜不已。继续觉察自己内心,并反馈他的感受 “看着那么多欠的作业,你真的很绝望(hopeless),就全放弃了。”


“是啊…(哭)…还有个作业虽然是2周后才交,但已经过去2周我什么也没做,连题目都忘记了。也不想去问老师。因为我要是一问,她就会知道我这2周什么也没做…而我这学期好不容易才把(成绩报告单上的)责任心一栏(从上学期的不满意)变成了满意…(哭)”


“啊,你希望能保留这好不容易努力得来的成绩…”


就这样边哭边说过了约一小时,儿子渐渐平静下来,要了水喝。


这时我问:“你愿意听听妈妈小时候的类似的经历吗?”儿子说好。


于是我分享了自己有一年暑假也是到最后一天意识到很多作业没做,崩溃到大哭。“这样的事,很多人在一生里都至少会经历过一两次吧。一开始也觉得很绝望,后来决定能补多少算多少。结果也补了不少。”


儿子不置可否。中间我又试着问他愿不愿意我给他找课外辅导,他拒绝了。于是我不再建议,继续聚焦在同理倾听陪伴。最后儿子情绪安定下来睡觉了。

次日是周一早上,儿子还是起床了,开始上网课。


期间我和先生简单沟通了一下。我们都认为他能选择把这事说出来,对我们而言已经很幸运和感恩。从他的哭诉来看,其实他本人还是在乎学业和成绩,也不想欠作业的。只是他觉得自己无力赶上欠下的学业。


我和先生很快达成共识,在这件事上,我们此刻能做的只有尽力同理倾听他的情绪,和在他情绪舒缓时酌情分享我们的想法和提议。但这事最终如何做还需要他本人的意愿,没有任何人能强迫他。我和先生唯一能努力的,就是安护好我们自己的情绪,让我们有能力去倾听陪伴他。


我还给他的老师写了邮件,详细分享了这个情况,告诉她我感觉孩子其实还是在乎学业和成绩,只是他自己感觉无力回天。“请注意孩子并不想让我来找你。但我还是想告诉您这些事,想听听您是怎么想的。”



这时再回头去看孩子,发现他自从上午课间休息后就把网课的声音关掉,只是虚挂在教室里而不再回应网课。我觉察到自己的内心有一丝焦虑划过。


快速地与自己连接之后, 感到内心再次平静下来。


我对孩子说:是不是听老师讲课就想起欠的作业,压力特别大?那要不来过来和我聊聊。

孩子走过来,趴在我坐的沙发的搁脚凳上,把头埋在沙发里。


我轻轻地摸着他的头发,没做声。

孩子抬起头说:妈妈,让我今年都不上学吧。


我感到自己的心一沉 … 听见自己脱口而出:你不上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