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ulia

当孩子说 “我完全放弃了”

已更新:2021年7月20日

周日晚上孩子说想起第二天又要上学就不开心。我简单地倾听了他一下,他不再说什么。临睡前我和他道了晚安要关灯。他说先不要关。我说你现在睡不着吗?那我留着灯,一会儿来帮你关灯。


过了一会儿我再去看他,只见孩子把头缩在被子里,身子蜷着。他在哭泣。


于是我躺在他身边,轻轻拍着他的肩膀 。


沉默良久,他终于开口了。


一边哭着,他一边说自己想到明天又要上学,压力大极了。因为有太多该交而未交的作业堆积了。


“每次一开始总是很顺利… 你开始做一份作业,一切都好,直到完成了一半。然后就会发生些什么… 有时候就是忍不住打开Google 搜索了一些东西,然后就忘了时间。不过想想这作业还有好几周时间不用急。接下来又过去几天,还剩下1周时间完成作业… 还剩三天… 直到第二天就要交作业…(哭)” 他泪流满面,痛苦不堪 。


我一边听着,一边觉察自己的内心。在自己心中只看到心疼。继续拍着他的背 “要是那会儿有人能理解你一直背着这么大的压力就好了…”


他继续哭着,“在学校里上课时不能干别的,所以我会在学校就把作业做好了。可是家里不一样啊…(哭)”(这个学年从9月开学后,孩子一直选的是回校上学而不是上网课,直到一个月前疫情又加剧所有学校都改回网课。)


“嗯,家里上网课有太多容易分散注意力的东西了。”


“(哭)就是忍不住啊… 我知道自己这个坏习惯,上学期(上网课时)就已经发生过了,可是…(哭)”

我递去纸巾,继续抚着他的背,“你也不想要欠作业让自己背那么多压力,只是做不到”。


他接过纸巾擦眼泪,继续哭诉着 “然后同样的事又发生在另一份作业…又一份…然后是另一个科目…又一个科目…太多了啊…(哭)… 实在太多,根本不可能补上!上课的内容都是基于前面的作业,欠得越来越多,就再也赶不上了(大哭)… 我就把它们完全放弃了…” 他大哭,小小的身体剧烈颤抖着。


我感知到他内心巨大的痛苦,心中怜惜不已。继续觉察自己内心,并反馈他的感受 “看着那么多欠的作业,你真的很绝望(hopeless),就全放弃了。”


“是啊…(哭)…还有个作业虽然是2周后才交,但已经过去2周我什么也没做,连题目都忘记了。也不想去问老师。因为我要是一问,她就会知道我这2周什么也没做…而我这学期好不容易才把(成绩报告单上的)责任心一栏(从上学期的不满意)变成了满意…(哭)”


“啊,你希望能保留这好不容易努力得来的成绩…”


就这样边哭边说过了约一小时,儿子渐渐平静下来,要了水喝。


这时我问:“你愿意听听妈妈小时候的类似的经历吗?”儿子说好。


于是我分享了自己有一年暑假也是到最后一天意识到很多作业没做,崩溃到大哭。“这样的事,很多人在一生里都至少会经历过一两次吧。一开始也觉得很绝望,后来决定能补多少算多少。结果也补了不少。”


儿子不置可否。中间我又试着问他愿不愿意我给他找课外辅导,他拒绝了。于是我不再建议,继续聚焦在同理倾听陪伴。最后儿子情绪安定下来睡觉了。

 

次日是周一早上,儿子还是起床了,开始上网课。


期间我和先生简单沟通了一下。我们都认为他能选择把这事说出来,对我们而言已经很幸运和感恩。从他的哭诉来看,其实他本人还是在乎学业和成绩,也不想欠作业的。只是他觉得自己无力赶上欠下的学业。


我和先生很快达成共识,在这件事上,我们此刻能做的只有尽力同理倾听他的情绪,和在他情绪舒缓时酌情分享我们的想法和提议。但这事最终如何做还需要他本人的意愿,没有任何人能强迫他。我和先生唯一能努力的,就是安护好我们自己的情绪,让我们有能力去倾听陪伴他。


我还给他的老师写了邮件,详细分享了这个情况,告诉她我感觉孩子其实还是在乎学业和成绩,只是他自己感觉无力回天。“请注意孩子并不想让我来找你。但我还是想告诉您这些事,想听听您是怎么想的。”



这时再回头去看孩子,发现他自从上午课间休息后就把网课的声音关掉,只是虚挂在教室里而不再回应网课。我觉察到自己的内心有一丝焦虑划过。


快速地与自己连接之后, 感到内心再次平静下来。


我对孩子说:是不是听老师讲课就想起欠的作业,压力特别大?那要不来过来和我聊聊。

孩子走过来,趴在我坐的沙发的搁脚凳上,把头埋在沙发里。


我轻轻地摸着他的头发,没做声。

孩子抬起头说:妈妈,让我今年都不上学吧。


我感到自己的心一沉 … 听见自己脱口而出:你不上学,以后想干什么呢?

孩子又把头埋进沙发,不再吭声。


我意识到此刻焦虑像一只大手紧紧攫取了我的心,让我呼吸短促。赶紧停下来不再说话。转而深呼吸一下, 在心中觉察和感受自己。


我看见自己心中漫天的焦虑和黑沉沉的恐惧。继续凝神和它们在一起,不逃避,不试图赶走它们 … 我问自己:我焦虑的是什么?我最害怕的是什么?


几乎是立即地,我听到自己内心的回答:我最害怕的还不是他将来生活无依沦落街头(这个焦虑以前出现过也被深深看见过,此刻并没有浮现),此刻我最害怕的图景是,他虽四肢健全但毫无生机,像行尸走肉般生活在世上,生命变得毫无意义… 原来我内心渴望的是充满活力的生命能量,是生命的意义!


当这些深心的渴望被我看见,泪水涌出了我的眼眶。


这时身体一下子松弛下来。焦虑和恐惧也奇迹般地瞬间散去。


我深深吐了一口气。感到自己的内心又恢复了平静,于是我又可以如昨晚那样倾听陪伴着他。


午饭前孩子的情绪舒缓下来。下午他继续去上课了。

 

下午老师回信了。她除了感谢我把这事分享给她,感到意外孩子背负着这么大的压力,还告诉我孩子今年的表现与前几年比其实进步了很多。“I was really impressed (他的进步真的让我印象深刻。)”


她说,其实孩子欠的作业并不算特别多,她愿意与孩子一起想办法来看看怎么办。不过,这个过程必须由孩子来启动。她希望我能和孩子再谈谈,看是否能让孩子自己去找老师讨论这事。


读着老师的信,我心中有许多感动,尤其是老师对孩子今年表现的认可。年初和老师的家长会上她就告诉我孩子比起前几年就像换了个人,作业都按时交,还会去帮助其他同学。她还开玩笑地问我,你对他用了什么魔法?我自然明白,唯一的魔法就是我持续不断地练习与自己的感受在一起,才能在许多艰难的时刻有能力陪伴孩子的感受,让孩子有力量从他自己的痛苦情绪里慢慢走出来。这就是让孩子的外在表现有可能一点点改善的土壤。而老师对孩子进步的认可和看见,又是一个极大的助力。这是一个多么难得的良性循环。


我也很同意老师的想法,虽然老师愿意与孩子一起想办法来解决,但这个过程必须由孩子来启动。没有他本人的意愿,任何人即使再努力在他身后推,都是推不动的。


接下来我开始思索如何去和孩子谈。但我立即明白,关键就在于我是否能真正有一颗开放的心,是否能接受这个谈话的任何结果包括孩子拒绝补作业,甚至拒绝再上学。清理了内在深心焦虑与恐惧的我,此刻听到自己内心的答案是我可以接受。我明白我准备好了与他开始一场真正的非暴力沟通:我会给他很多同理倾听,也会真诚表达我内心对他的期望和祝福,然后把结果交给老天。


下午网课放学,孩子居然面带笑意问我:猜猜班里同学有人欠了多少作业?整整比我多了一倍!

我:你怎么知道的?

孩子:老师数了一下,报了一些欠作业的数字(但没报谁欠的)。

我:哦哦,那你现在感觉好一点?

孩子:至少我不是欠最多那个…



接下来的事大大出乎我的意料。


我收到老师的第二封信,告诉我孩子自己去找她说了欠作业的事,他们接下来就会约时间讨论具体怎么办。


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我还没来得及有时间和他谈,他居然主动找了老师!

 

和一位朋友分享了这个故事,她说“我羡慕你的孩子愿意和你说那么多心里话”。这让我感慨万千。几年前当我和儿子的关系陷入低谷,孩子变得越来越沉默。我和他之间没有心对心的交谈,只有争吵。


回头看来,其实孩子每一次抱怨功课,抱怨学校,或是和我争吵对我怒吼,这些时候其实恰恰是他打开自己的心门在和我分享他的内心。但我一旦开始说教/建议/指责/威胁/怒吼... 他的心门便骤然关闭。多次往复,他便不再抱怨,甚至不再说话,因为那扇心门已经对我关闭了。


所幸的是,我由此走上了心灵之旅。看到孩子现在感觉安全、愿意对我倾诉他面对学业的巨大压力,这让我倍感欣慰和喜悦。也给了我很多希望:陷入低谷的关系是有可能改变的,当我愿意先改变的时候。


而我的改变,就是面对自己的情绪,不再逃避,不再试图消除它,不试图改变它。学会和自己的情绪在一起。


每一种情绪,都是一种能量。它们想要的,不过就是被允许,被认可(它存在的合理性),被理解,被深心看见和听见。


当它们感觉到被允许,被认可,被理解,被深心看见和听见,它们大多会自行升华和消散。

 

在周日晚上孩子哭诉的那一个小时里,绝大多数时间他都在诉说他所承受的压力,挫折,无助,无力甚至绝望的感受。而很少的几句话提到“知道自己有这个坏习惯(容易被学习以外的东西分散注意力)”,“不想让老师知道,因为好不容易才把成绩提高到…”


这短短几句话,让我看到他其实是不甘沉沦,想要从那状态(被分散注意力,持续欠作业)里挣扎出来的。


他的痛苦、纠结正来源于他的挣扎:一方面巨大的压力,挫折感,无助,无力,绝望…累积起来像大山一样压着他;另一方面“我也不想要这样/我也想改变”这个声音也存在他的心中。也许,这个“我也不想要这样/我也想改变”的声音在开始欠作业的早期影响过他,也许他也做过尝试去改变?但这个声音太弱小,就像一颗幼嫩的新苗,被那大山压着无法壮大,以至于他想要放弃。


这个幼嫩的新苗,就是他自救的力量。是每个生命与生俱来的向上生长的力量

网课不认真,对学业不上心,拖欠作业,沉溺游戏… 当孩子的这些行为摆在面前, 身为家长的我们会怎么做?


我们可能已经试过责怪,说教,威胁,羞辱,惩罚,贿赂,安慰,劝解,分析,建议… 当我们发现它们不仅于事无补,并且让孩子的心门越来越对我们关闭时,我们还能做些什么?


我自己做的,是首先看见自己的感受,学习与自己的感受在一起,学习连接自己的深心渴望。然后才有能力去和孩子一起承托他的情绪大山,去呵护那个小小的挣扎中的幼苗。当孩子的情绪和渴望被看见,他的情绪大山会自然减轻乃至消散,而那生命的幼苗便一定会自行发芽成长。


我相信,每个生命天生想要成就它自己。没有一个生命生来想要自暴自弃。那些自暴自弃自毁(甚至伤害毁灭他人)的生命,都经历过大山与幼苗的挣扎。只是在那些艰难挣扎的时刻,没有人看见他/她的痛苦和煎熬,没有人能和他/她一起承托那些大山。甚至,责怪/说教/威胁/羞辱/惩罚等等更加重了那些大山的重量。最终,他们真的无法承受了,于是放弃就成了唯一的选择。


我明白我孩子这次愿意主动联系老师讨论解决这个问题,不意味这个问题就会圆满解决,也不意味他的学业从此就一帆风顺。在他的生命中,各种大大小小情绪的山峦叠嶂,会在前路等着他去一一经历。


在孩子的情绪大山与生命幼苗的博弈中,我愿意一直和他站在一起,与他一起去承托那些山峦,一起守护他的生命之苗。也许,他终会从中学到自己怎样去承托那些山峦,并看着它们升华消散,看着他的生命之苗茁壮成长,并绽放。

1,251 次查看5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