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暴力沟通」系列(二) : 「观察」- 处处看見自己!

已更新:4月 4


在印度旅遊,参观完泰姬陵(Taj Mahal) 的第二天,2017年12月4日,早晨大约7:30分,我们的旅遊巴士开進了一个鄰近阿格拉(Agra) 小村莊的火車站,預備搭火車(Shatabdi Express)前往Jhansi.


正当巴士駛進火車站的停車場的時候,我从車窗注意到了路辺許許多多的乞丐,蓋著髒髒破破的氈子,躺在路辺睡觉。这時,導遊正拿著麥克風在(重複)每天的安全注意事项,其中一亇就是,为了你的安全,也避免耽誤行程,請不要给任何一个乞丐钱或食物 (他们可能蜂湧而上,将你包圍)。(導遊也再次强調,面对处理和照顧乞丐是我的工作,你们更重要的是小心自己的錢包和安全)


当巴士找到停車位停好了,立刻有一堆工人爭先恐後的來搬運我們的行李。不只是人,連我们的行李都是有特殊待遇的被隔开,特別保護。这些等等所見,都不讓我感到舒适安心,也同時升起了許多驚奇/驚嚇,和問号。


约略十來分钟,这些事情都搞定了(不必和当地的旅客一起排隊),我们已經在月台上等火車。一个大概六或七歲的小男孩,抱着他的妹妹(我猜),向我打手势表示,可不可给他的妹妹東西吃? 我知道我的背包离他不到三呎的距离,裡面有我从酒店早餐廳带出來的麵包和水菓。只要一个叛逆(或称是一个顺性),不只是为他或他的妹妹,是我,可能得到极大的釋放(滿足)。


上了火車,我仍然从車窗追逐著这个小男孩的身影, 直到火車开动,我的心绪和眼眶徹底块堤。他们日夜(可能世代)睡在火車站的路辺,却不可能擁有一張車票,去看看除了他们的破氈子以外的世界。看著我们的穿帶,他們可能无法想像我们来自的天堂在哪裡! 哦,不! 我希望他們不会比較,「比較」就会「痛苦」!


按照馬斯洛(Maslow)的需求金字塔理论,他們仍然在寻求基本的温饱,他们不会有心思去想「自尊」,「生命的意义亅和「自我实现」。他们可能也不会問許許多多的「為什么」。在他们身上談「创伤」,可能也只是在「投射」自己的「创伤」。

我要說,我那最深悸动,不是來自同情,不是憐憫,不是施捨,更不是救贖(援)。我能做的任何事情,都不可能帶他离开他的境遇。我那最深悸动是从这个小男孩的身上「見照了自己」! (我們許多的同情和憐憫,是出自我們自己的心态和认知,在比較下的「投射」,他們的确「痛」(餓),但不一定如同我们想像的「苦」)。(「投射」也是一个我们不自觉常用的方法,來逃避「自我照見」。)


我是我们家八个兄弟姊妹当中最小的一个。当我在六,七歲的時候,如果我有一个妹妹,为了她不致餓死,我会毫不猶豫的为她去乞討。在这个小男孩的身上,我看見我自己。我们一生会有的最深的感動,就是「自我照見」! 哲学家尼采在他的「存在主义」所說的一句話:「我们的誕生,好像是隨机的被丢到这个世界上。」那么,有可能我就是抱着妹妹在月台上乞討的小男孩。而他,也可能是我们家的老八。


现在,我們得回到「观察」这个主题。我們的「观察」经常指的是,从我的位置看人,看事,看环境和看世界。但是,这一篇,我们要說的「观察亅叫做「自我照見」,也就是从周遭人的身上,看見自己。


我们在沟通当中,嗜过許許多多的隱藏「暴力」,而「暴力」又常是「创伤」反应。那么,我们走过一段「自我照見」的路,对于 疗伤, 会有极大的幫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