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读《非暴力沟通》之6:驴和马的区别

已更新:7月26日

作者:美玲

编辑:Julia

《非暴力沟通》 第6章 请求帮助


这章主要的重点是区分请求和命令。

当我们在做非暴力沟通时,我们提出的是请求而非命令。选择通过请求而非命令来表达愿望,并不意味着,一旦人们说“不” 我们就不再去满足自己的需要。它意味着,除非已经充分体会是什么妨碍了他人说“是”,我们不会试图说服他们。

当我们没有链接好自己,很多时候我们提出的请求只是表面语言上的请求而已。内心里,当对方说不的时候,我们又会起极大的情绪。向内看,才会找到答案。


我们去爱他人

并不是他人一定需要你的爱

而是你需要

你需要打开自己的心

让它柔软柔软再柔软

全然地处在爱中


第七章 全身心倾听

感触有链接的地方和事上练的例子:我在“标准”中自讨苦吃

这一章全身心地倾听,发现了不少以前没注意到地方,文中再次强调非暴力沟通需要回归零状态,空杯心态和连接的意识去倾听。


法国作家西蒙娜·薇依(Simone Weil)写道: “倾听一个处于痛苦中的人,不仅十分罕见,而且非常困难。那简直是奇迹; 那就是奇迹。有些人认为他们可以做到,实际上,绝大部分的人还不具备这种能力。”


是啊,放下自己的想法和判断,一心一意地体会他人的信息,为他人充分表达痛苦创造条件。这真的是奇迹,拥有爱的力量。我体验过很多次,还记得第一次一位非暴力学习者的朋友无条件地倾听和陪伴我,我泪流满面,太美好了。我顿时被非暴力沟通吸引了,那种不分析不评判、不带领,只是牵着你的手,陪你一起去看你的心谷。这是一个自我照见的过程,是一个能量自然流动的过程。


爱不能被教导,只能被体验。我体验到了那种无条件地爱,内心渴望自己也能给出那种无条件陪伴和倾听的爱和美好。还在继续事上练习,很多时候没有觉察意识,大脑完全被小我思维控制的时候,我就又打开了教导和讲大道理争辩的模式。

 

昨天一家人去了小农场,带宝宝看了一些鸡鸭羊牛孔雀等等,第一次让宝宝去看看不同的动物。


走到一匹脚特别短小的矮马面前,我说,“这是一匹马”。老公说,“这是驴。你妈妈驴和马都不分……” 我刚想跟他争辩,脑袋里面立马跳出一个念头,切,我怎么可能驴和马都不分,我乡下出来的,你开玩笑吧,自己分不清楚,还说我呢。然后就想开口开始跟老公争对错了,想要争辩,证明自己是对的。(此刻,我正在写下这段文字,念头也是不断出现,“你写故事,也是想证明你是对的,你**呗,你会觉察呗,你就是想证明你是有价值的,你需要外在的认可和肯定。顿时,我脑袋的念头开始评判起我自己来了... 深呼吸,关注呼吸,看见它,允许它,我的想法我的念头不具任何意义。Let it go.

就在开口想争对错的时候,我的觉察意识加深一些,我看到自己的想法和念头,忍不住笑起来。“是马,是驴,到底有什么重要的呢? 跟老公争辩什么呀?“ ”马”和“驴”这个名字是人给它的。是人定义的,这叫驴,这叫马,都是人为的标准。只要是人为的,标准就是不统一的。不是它的真相,不是本质。何必跟老公争个对错呢,还不如好好跟宝宝一起看驴看马,管它驴马,好好享受当下这一刻。于是我嘴巴自然闭上,打开心。内心是平安的,没有去争辩,只是好好观察这匹不知道名字的动物,舒心地看着老公和宝宝,觉得自己很幸福,非常感恩。这也许就是《道德经》里提到的“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不管名字是驴,还是马,都不是真正的它,驴和马只是个名字。这一点提醒我,我是否看到真相,我是否看到自己和对方的本质,那个合一的本自具足的本质。

 

我又想起一件事情。前段时间宝宝6个月了,拍了每月一照半岁了。婆婆、老公和我一起在楼下客厅摆好毯子和时间牌子拍照。拍完后,我又起了情绪,而且是无觉察无意识,不知不觉的,这是后来才觉察到的。


我再一次陷入了标准,陷入了二元对立,内在不平安。我看到老公拍的照片,我有点生气。有些脚没拍出来,有些角度不对,有些宝宝眼睛没看到镜头等等。立马给老公贴了标签:乱拍的,害得我辛苦摆东西,而且稍后我还要发超人妈妈群的,老母亲的那点虚荣感暴露无遗;我内心还对婆婆有气,她看着我和老公拍,就只是看着,也不帮忙逗宝宝笑,她应该拿玩具逗宝宝帮我们一起,因为宝宝满地爬很难控制。总之,我无数的念头飘过,念头一出现,我立马认同自己的念头,而且觉得自己极有理由。我是对的,大家要听我的,事情应该是这样的,我这个标准才是对的。而且我陷入这个标准完全不能自拔,死守自己是对的,不允许老公用他的方式去拍照,不允许婆婆用她的方式去体验跟宝宝的互动。


我猜想当我认同念头后,带来的失望、生气、郁闷,沮丧各种情绪,背后的需要是体谅、合作、安全感、成就感、支持、接纳、分担和轻松。当意识当念头都是幻相的时候,背后的感受和需要是不是也就自然消融了,也是成了虚幻的呢。当然,如果有一些事情反反复复出现,一而再地出现和迈不过去,我知道我要回原生家庭去探索和回溯,去看到内在小孩儿的感受,去陪伴它。

我们活在自己的标准里,二元对立,在苦海中挣扎,得不到解脱。当你有了二元对立的标准,你就陷入了自己设置的迷宫牢笼,对方不符合你的标准,你就会起情绪。从迷宫牢笼中走出来的最快的办法,就是从迷宫上面跳出来。跳到上面,就可以看到下面的迷宫。


延伸阅读

我读《非暴力沟通》之1:如果我有一把倚天剑

我读《非暴力沟通》之2:鳕鱼番茄粥

我读《非暴力沟通》之3:今天你口臭了吗

我读《非暴力沟通》之4:世界上只有两种语言

我读《非暴力沟通》之5:任督二脉是怎样被打通的

我读《非暴力沟通》之7:让爱流动

我读《非暴力沟通》之8:成为爱

我读《非暴力沟通》之9:活在当下

我读《非暴力沟通》之10:”你怎么总是这样“

我读《非暴力沟通》之11:谢谢你

我读《非暴力沟通》之12 (终篇):指月的手指


95 次查看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