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暴力沟通」系列(三) : 「观察」- 輕视,歧视,仇视! (上)

已更新:4月 14


(2021) 今年三月16日(星期二), 在美國喬治亞州的亞特蘭大市(我在这裡住了33年),發生了槍擊案。这一天的傍晚,兇手在三个按摩店,射殺了八个人,其中六位是亞/韓裔婦女, 另有两位受伤 。很快的在(社群和傳播)媒体,就看到停止「亞裔仇视亅(Stop Asan Hate)的标题和内容。接著,在三月20日(星期六) 在亞特蘭大的市中心有「支持亚裔,反对伤害」的的示威游行。


在進入深刻的反省,探討和分享之前,我邀請你,和我一起,对罹难者,伤患,和他们的家属哀悼致意。(致意,其实也包括了对这位射殺別人的兇手和他的行徑感到惋惜。)


现在,我想先确定,你我对于什么是「輕视」?什么是「歧视」? 什么是「仇视」的定義是相同的。(至少,我得先交代清楚,我的定义是什么。)简单的說:

「輕视」是我在高的位置上,你在低的位置上,你属于我的,我对你有杈支配。(例如:女人是男人的附屬品,是歸属于男人之下的)

「歧视」是我比你好,比你高尚,比你有价值。(例如:相对于我的膚色,你的膚色太深了!)

「仇视」是你不属于这裡,你該当从这亇时空消失。(例如:滚回你的祖国去! 或者,我現在就结束你的生命!)


从这个定义來看,大多数的媒体,已經把这个事件定調为「仇视」。而且是对「亞裔」的「仇视」。但是,是为一个当地的居民,我感到遗憾,媒体对案發当地的生活和文化环境,没有提出任何的分析和交代。

例如: 为什么案發的三个现場都是按摩店? (大多)是那个族裔的人在这裡經營按摩店? 原因是什么?这个「仇视」殺人案件是針对在按摩店工作的「女性」?还是針对「亞裔」?还是只是因为在此地經營按摩店的大多是亞裔,所以,亞裔只是一个巧合? 真正的「仇视」是針对經營按摩店,或在按摩店工作的「女性」, 或者,更是針对「亞裔女性」 ?这些都需要交代清楚。同时,如果我们对女性(尤其亞裔女性)的輕视和歧视隻字不提,那可以說是掛一漏万了!


不论我們觉得「亞裔仇视」是多么迫在眉睫人身安全問题,媒体仍然必须保持專业的良知,否则,媒体可能(非自觉的)正在鼓吹另一类的「仇视」(例如:仇视那些仇视亞裔的人)。如果媒体做不到,(其实根本做不到),你我就必须不断加强我们的判讀能力,不能单一寻找自己想听的聲音。「片面的真理,也是一种欺騙」(纵使没有人蓄意的欺騙我,我也可能被自己的无知所欺騙。)。当媒体說「这个」,我一定挑战媒体没有說的「那个」是什么。


当一亇世界第一大国的总统,在全国的公开媒体上,三次更名「新冠病毒」為「中国病毒」,不论他的証据多么的确著,这难道不会激起他的支持者对華裔的「仇视」?当我们在说停止「亞裔仇视」的时候,我们心繫的是「华裔」和我的祖国。「亞裔」一詞是不是只为了人多势眾,我们值得想一想!


我的祖国,妳会容許和接受,在妳的国土上,有40%的少数族裔和外來移民嗎?BLM (Black Lives Matter) 已經成功的被大部份不同族裔的美国人接受和支持。喚醒大眾的事件,是白人警察在執勤的时候,非必定性的(仇视),虐待並枪殺了非裔男子。我們是否真的相信,那60%的美国人会同等的重视亞裔仇视? 还是他们更在乎太过频繁的枪軎案,而不是亞裔? 那么,我們的示威遊行,会不会是三分钟的热度?


我的兒子今年23歲,在亞特蘭大出生。从小学,中学到大学,全都在当地的公立学校受的教育。在去年(2020)美国总统大選的时候,当听完第一場总统候選人的辩论之后,我在猶豫要不要去投票。兒子直接的反应是,不论你投的是誰,但是,如果你決定不投票,我会感到非常失望! (我的祖国,妳也是这样教導妳的小国民嗎?) 当我们希望「亞裔」不是「啞裔」的時候,平时不出聲,急时人家是听不到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