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ulia

危机之下,何以心安 之钢琴篇

已更新:2020年5月30日

2月底的一个普通下午,我提醒孩子开始练钢琴。孩子正用电脑,一脸不高兴,说不想现在练。我说要不就再过一小时练,一定要说话算数啊。他说好。


一个小时过去,再叫他。他又是一脸不高兴,坐到琴凳上,开始狠狠地敲击琴键。每一个强力的击打都像敲在我的太阳穴上,生疼生疼。


我感到到胸中的怒火开始燃烧。呼吸了一下,想让那团火降点温,可是没有用,那股喷薄的怒气不可抑制地倾泻而出,劈头盖脸扑向孩子。


“你不想弹就别弹了!这钢琴以前也是你自己说想学的,从来不好好练!你要是不喜欢钢琴了,就别学了!”


孩子没有吭声,但我注意到他的拳头攥紧,小脸开始涨红。


我知道自己不在零状态,赶紧离开。

关上房门坐下来,放上一个冥想音乐,开始画曼陀罗(曼陀罗绘画疗法介绍见文末)。


笔下是愤怒的红色,狠狠地在纸上肆意涂抹。涂抹间,一个声音在耳边响起:“做所有事都这么浅尝辄止,将来的人生要怎么过?!到底要怎么说你才会听?!”


听到这句话,感到一阵悲伤袭来,那是一种巨大的无力感。是明知问题所在,但无法解决,毫无掌控能力的感觉。巨大的悲伤,痛苦与无助袭上心头。


渐渐地心中已经没有红色的愤怒,换了紫色的画笔,笔就在手中无意识地走动,笔下出现一些无奈和迷茫的紫色线条。


紫色在纸上继续走着 …… 涌上心头的是图景是疫情在全球的蔓延,人类处在死亡与苦难中,且这个苦难的威胁离我越来越近(此时正值疫情在加拿大爆发初期),我对此却毫无办法。巨大的无助与无力。


恍惚中,父亲临终时的那幅画面出现在眼前。我坐在他的病床边,眼看着他的生命渐渐枯竭,我却什么也做不了。我似乎从俯瞰的角度看到了那个小小的我,在那一刻是那么无助,惶惑和悲伤 …… 泪水奔流而下。


不知什么时候起,手中已换上橙色的画笔,笔下都是一些毫无章法、完全随机的曲线。不知那些线会去向哪里。


生命轮回,生命长河中所有的发生是那样无序。“没有人知道,意外与早晨,哪一个会先到来。” 无常,完全的无常。


看到这个无序无常画面的我,此刻却不再感到无助,竟很自然地接受了它。


笔下的每一支主线,又生发出无数支线。我看到有的线那么不经意地连接在一起,似乎代表着无数新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