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ulia

危机之下,何以心安 之钢琴篇

已更新:2020年5月30日

2月底的一个普通下午,我提醒孩子开始练钢琴。孩子正用电脑,一脸不高兴,说不想现在练。我说要不就再过一小时练,一定要说话算数啊。他说好。


一个小时过去,再叫他。他又是一脸不高兴,坐到琴凳上,开始狠狠地敲击琴键。每一个强力的击打都像敲在我的太阳穴上,生疼生疼。


我感到到胸中的怒火开始燃烧。呼吸了一下,想让那团火降点温,可是没有用,那股喷薄的怒气不可抑制地倾泻而出,劈头盖脸扑向孩子。


“你不想弹就别弹了!这钢琴以前也是你自己说想学的,从来不好好练!你要是不喜欢钢琴了,就别学了!”


孩子没有吭声,但我注意到他的拳头攥紧,小脸开始涨红。


我知道自己不在零状态,赶紧离开。

关上房门坐下来,放上一个冥想音乐,开始画曼陀罗(曼陀罗绘画疗法介绍见文末)。


笔下是愤怒的红色,狠狠地在纸上肆意涂抹。涂抹间,一个声音在耳边响起:“做所有事都这么浅尝辄止,将来的人生要怎么过?!到底要怎么说你才会听?!”


听到这句话,感到一阵悲伤袭来,那是一种巨大的无力感。是明知问题所在,但无法解决,毫无掌控能力的感觉。巨大的悲伤,痛苦与无助袭上心头。


渐渐地心中已经没有红色的愤怒,换了紫色的画笔,笔就在手中无意识地走动,笔下出现一些无奈和迷茫的紫色线条。


紫色在纸上继续走着 …… 涌上心头的是图景是疫情在全球的蔓延,人类处在死亡与苦难中,且这个苦难的威胁离我越来越近(此时正值疫情在加拿大爆发初期),我对此却毫无办法。巨大的无助与无力。


恍惚中,父亲临终时的那幅画面出现在眼前。我坐在他的病床边,眼看着他的生命渐渐枯竭,我却什么也做不了。我似乎从俯瞰的角度看到了那个小小的我,在那一刻是那么无助,惶惑和悲伤 …… 泪水奔流而下。


不知什么时候起,手中已换上橙色的画笔,笔下都是一些毫无章法、完全随机的曲线。不知那些线会去向哪里。


生命轮回,生命长河中所有的发生是那样无序。“没有人知道,意外与早晨,哪一个会先到来。” 无常,完全的无常。


看到这个无序无常画面的我,此刻却不再感到无助,竟很自然地接受了它。


笔下的每一支主线,又生发出无数支线。我看到有的线那么不经意地连接在一起,似乎代表着无数新的可能。


画到这里,胸中那堰塞的怒气早已不知踪影。我的悲伤,无助与无力感也完全消散。取而代之的,是释然,是放下 ...... 笔下现在是温柔的粉色,充满了画面。

停下手中的笔,再一次端详着画纸,心中一片宁静。 再回头看与儿子为了练琴而起的冲突,看到刚才那个愤怒又无助的自己,心中一个声音响起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听到这句话,不但没有挫折感,反而觉得全身的肌肉都轻松下来,心中一片安宁。仅仅是这样真心看见和承认自己的情绪,它那满满的张力就瞬间舒缓下来。原来它一直在渴望我的看见


后来我和儿子关于练琴的沟通就变得心平气和,还发现儿子也平和很多。我看到他对自主和空间的需要,也愿意给他这个空间,心中没有那种急切地想要催他的念头了。他反而没事都会去弹弹琴。

所谓沟通,是每个人内在能量的延续与呈现,以及与外界能量的互动。我的内在,是安宁的,喜悦的,满足的 ...... 还是愤怒的,恐惧的,悲伤的 …... 所有这些能量,都会在我和外界的互动中被周围的人感知,并产生相应的反应。这个能量互动的过程,就是沟通。


我和他人沟通的质量,与他人的关系,其实是一面面镜子。它们映照出的,便是我的内在。

当我们的情绪被外界的种种发生所触发时,每个人最习惯的两种应对方式是:对外反抗或对内压抑。对外反抗大多时候会招致对方的反抗,从而让我们更受伤。向内压抑,看似没有爆发冲突,但这被强压下去的能量会在心底堆积,最终或对外爆发,或对内攻击,我们终会为压抑情绪付出代价。 与上述两种应对方式不同的另一个选择,是倾听自己的情绪

倾听情绪的方法有很多,每个人值得去尝试和寻找最适合自己的方法。本文介绍的是其中一种方法,曼陀罗绘画疗法。

曼陀罗绘画疗法为瑞士心理学家卡尔.荣格结合西方心理学与东方禅修所创。画法为:在白纸上画一个圆,然后用彩色的笔在圆内任意画画。画的过程中完全不要在意布局和美丑,而是,笔随心走。例如,心中感到愤怒,就问问自己,那个愤怒是什么颜色的,然后去挑那种颜色的彩笔。用这种颜色把愤怒表达出来,想怎么表达就怎么表达,比如狠狠地涂抹一些没人能懂的线条 ...… 一直画,直到这感受发生变化,这时再去挑个不同颜色的笔,再去涂抹…...


也许,从来没有接触过曼陀罗绘画疗法,或者从没有接触过任何身心灵学习的人,一开始会无法进入状态。如果不放弃,时不时地尝试一下,不知是否会有收获。


我从几年前接触曼陀罗画以来,一直很喜欢。每当情绪被触发时,或是事后找到独处的时间,会坐下来与自己的情绪相处。从被触发的表层事件(如这次因儿子练琴而起的冲突)和表层情绪(愤怒,挫折),曼陀罗画会带我一步步深入心底,看到一些之前无法看见的深层情感(如由疫情触发的悲伤与无助,如父亲去世给我留下的创伤)。再一次印证,那些外在的冲突事件只是一些触发班机,而这些让我们烦恼或痛苦情感的根,则埋藏在心底深处。 每一次这样对自己的深心看见都是一种深度的疗愈。疗愈之后的心灵如雨后的天空,那样澄澈和轻透,充满了生命的力量。

342 次查看2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