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媽媽,您们的功課作了嗎?

已更新:4月 5

我的爸爸是中学的体育老師,媽媽是小学一和二年级的老師,他們都当了三十多年的老師,都退休了,也都不在世上了。


我在小学的前两年,我的媽媽就是我的老師。那時候,小学一和二年级的小朋友只上半天課,或着早上來学校中午回家,或着中午來上課,下午回家。但是,我必须每天早上和媽媽一起走路去学校,下午放学後,和媽媽一起路过菜市場,買菜回家。所以,我一直是全天待在学校的小孩。


在那两年的時間裡,没有課的時間,我就在媽媽的办公桌作功課。当时老師們的办公室很大,全校60多位老師都在这个大办公室備課或批改作業和考卷。校長就坐在办公室的第一个位置上。


当时的校長是一位矮矮胖胖帶着厚厚眼鏡的老先生,不是小朋友会喜欢接近的那种。凡是嚴重違犯校规的学生,都需要到校長面前,接受訓誡。因为我每天在老師办公室的時間很長,学校發生的大大小小的事,我都知道。


有一天,有个小男孩,在和同学打架的時候,把同学推下楼梯,受伤流血。我看到他來到校長面前接受訓導的样子,全身發抖,滿头大汗,还掛著两行鼻涕。校長牽是他的手,帶他去洗手枱,把他的手和臉都用肥皂洗乾淨,用毛巾擦乾。当我看到他们回到校長的办公桌前,我想这小孩惨了,一定会被痛罵一顿。没想到,不到一分钟,校長就和藹可親的放他走了。因为办公室很大,我听不到他们說了什么。


第二天,在校長对全体老師的晨报上,校長把昨天發生的事說了一遍。当他把小朋友的小髒手,鼻涕和汗水洗乾淨,回到办公室,坐下後,小朋友說了:「校長,对不起!我錯了! 我会記得的,不会再打同学了。」校長做了簡短的总结,却再三提醒老師們,「当你要懲誡学生之前,(尤其是那些條皮搗蛋让你头痛的学生),你一定要記得先照顧他的需要。」你一定要能讓学生相信你,你在乎(愛)他这个人,是更先於在意他的行为表现。(我会記得这50年前的事,正因为我一直不太懂校長說的是什么,而老師们却是听得目瞪口呆。)

我猜现在你会了解,为什么会有这样一亇标题:「爸爸媽媽,您们的功課作了嗎?」(不只孩子们有他們的功課,我们也有我们的功課)那么,是爸爸媽媽不知道(或不意识到)自己有功課要作比較嚴重?还是孩子不知道(或不想)要作功課比較嚴重? ( 校長的功課不只是给老師们,也是给每一位爸爸媽媽的 )


当小孩放学回家,我们是先問你今天高兴嗎?快乐嗎? 还是,你今天考几分? 我們是很有耐心的(感到有兴趣的)听孩子說他的小小世界?还是直接否定他,要教他什么才是对的?


我们对孩子的感受除了焦慮和担心,加上永遠达不到的期望,还有別的嗎? 如果,我們常常是以这样的心情和孩子们相处,他们会感到压力, 还是鼓舞和肯定?


我们很担心焦慮,怕孩子跌倒(逃避允許),怕跌倒要付出很大的代价(落後或輸给同学),怕到从來不敢去評估孩子跌倒後,有多少能力再站起來,再站起來後,会比之前更強壯多少。我们也一再地逃避去思考,一个从來没有跌倒过的孩子長大後,他的心理可能会是多么脆弱。我们很累,因为我們一直很努力地(想)为孩子做什么,却不知道什么是必要的,什么是多餘的。(或許我们也不真的知道,我們的功課究竟是什么。)


我们也不敢讓孩子是他自己,有他的特色,只要这亇「自己」不符合我们的期待,我们的焦虑就会升高。


那么,如果我们是一个成人,不管任何原因,我們不是也不会是任何一个孩子的父母,我们是不是就沒担心和焦虑? 还是我们基本上是不自觉的,不由自主的去填滿我们的担心和焦虑。孩子只不过是我们情感上最放不下的一个,但我们並不真正的具有愛(他們)的能力。因此,我们在下意识对孩子存在不少的内疚和虧欠,努力設法去弥補,却又知道对孩子的愛是给予, 不是弥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