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ulia

慢镜头下的非暴力沟通

已更新:2020年7月3日



前言:本文的写作受非暴力沟通认证培训师 Jim Manske 和 Jori Manske 的 9 Skills for Navigating Conflict 课程所启迪。谨在此向他们表达感恩。欲了解更多 Jim Manske & Jori Manske 的工作内容,请登陆他们的网站 http://radicalcompassion.com/


本文适合读者:通读过《非暴力沟通》一书,或对非暴力沟通基础理念有所了解的朋友。


读过《非暴力沟通》一书,或是看过马歇尔带领的非暴力沟通工作坊视频的朋友们,看到马歇尔一次次轻松化解了生活中的冲突,不由赞叹和佩服NVC的神奇。当我们回头把NVC用于自己生活,一开始可能会有打开一扇新窗户,重新认识这个世界的感觉。一段时日之后却发现自己又陷入了瓶颈,尤其是在一些困扰已久的亲密关系中,还是不知道怎么用非暴力沟通。


本文试图从“学习了非暴力沟通的基础理念和元素,但还是不知道如何将非暴力沟通用于实际冲突的场景中”这个话题进行探索。


以下内容基于非暴力工作坊中的真实发生改写并匿名。


学员瑾提供的冲突实例:瑾一直积极学习非暴力沟通和其他自我成长知识,自觉受益匪浅,很想让先生也一起学习。可先生总是拒绝,到后来开始反对瑾学习这些,两人为这事时不时起冲突。

在以下的角色扮演实境练习中,培训师A扮演瑾的先生,培训师B充当瑾的教练,只在瑾需要时提供帮助。

在瑾面前的地上,放着九张卡片,代表此前她在工作坊里深入学习过的九种非暴力沟通时可能会用到的法宝/技能。它们分别是:归零,同理心/倾听,自我同理/自我倾听,邀请,感恩,诚实表达,请求确认,请求行动,请求反馈。

瑾将在这段对话中自主选择什么时候用哪一项。每次瑾做了什么选择,那个代表瑾的长颈鹿玩偶就被放在那个选择上面。


B:好,我们了解了这个冲突。现在你想做什么?

瑾(一一注视这九个选择,目光落在归零上):一想起这事我心里就各种情绪冒出来了,胸口堵得难受 … 我想我已经不在零状态了。让我先试试归零

瑾把手放在胸口,闭目静默了一会儿。

瑾(睁开眼睛,又一次注视眼前的九种选择):我准备好了。现在想对他发出邀请。(面向A扮演的先生,看着对方的眼睛)前几天为了我学习非暴力沟通的事我们互相不同意对方意见,我想和你谈谈这件事,你现在愿意谈吗?

A(考虑了几秒):我可以试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