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ulia

燕南天大侠是怎样炼成真功的(以及这与非暴力沟通有什么关系)

已更新:2020年12月9日


今天有个朋友把学习非暴力沟通比作是练武功,这让我想起古龙的武侠小说《绝代双骄》。 书中有个大侠燕南天,被人陷害后险些丧命,武功全失变成植物人。江湖上流传,即使他能醒过来也是一个废人了。 在一位神医的精心看护下,18年后燕南天醒过来了,不仅恢复正常,居然还突破他当年所练的一门武功,练成绝世真功。 另一边,书中一位大反派江别鹤,偷了这门武功的秘籍苦练18年,却还是打不过从植物人状态苏醒过来的燕南天。他百思不得其解。 燕南天道破秘密:原来,武功秘籍上没有写的是,练这门武功到顶,必须要先尽数失去所有前面研习的武功,才能突破极限,最终练成真功。 世人又怎会有意废掉自己研习一生的武功?于是很少有人参透这个秘密。而从不研习武功的人自然也不能练成真功。

这真的很有象征意义。 正如,我们每个人从婴儿期开始学习对外界的人和事物做出判断、评估,以让我们在这个世界里得以生存。 但是,也许在人生的某个阶段我们会意识到,有些评判本身却会触发情绪。于是我们开始去学习减少评判。正如把学过的武功去掉。

这个故事也许还可以从这个角度看:今天我们学习非暴力沟通,或者其他任何流派,从零开始学习各种技能,然后反复练习和运用那些招式,渐渐觉得事情在向好的方向发展... 直到,开始碰到一些瓶颈,好像怎么也突破不了。 而突破瓶颈的秘密可能在于:我们必须意识到,反复研习招式的目的,并不是为了学会那些招式本身。而是:通过研习招式最终培养(或者说唤醒)自己的意识。即,连接他人的意识 那么,所有这些反复研习的招式,都须带着连接他人的意识去用才能真正连接上他人。而有这样的意识之后,任何招式有或无都不重要,也不再有意义。 这也是马歇尔说的,当我们用非暴力沟通这个工具,克服自己所受的社会文化训练(即,判断是非对错的社会文化训练),就像用一条皮筏过了河之后,来到那片超越对错的田野,这时候我们就可以扔掉这皮筏了。因为那些招式不再重要。更重要的是意识。 看到这一点可以提醒我们,假如我们面对一个不喜欢非暴力沟通/ 不喜欢谈感受和需要/ 说 “别跟我来这套!”的人,我们会如何选择?我们是要抱着那个皮筏/非暴力沟通的招式?还是要带着连接的意识并把这意识内化到任何言行里去?

我对自己的提醒是:招式要练,而且要勤练。而当用招式行不通的时候,也许可以停下来问问自己,我此时的意图是什么,我还想要去连接对面这个人吗?还是我想要通过用招式让对方按照我说的做?如果我觉察到我已经没有连接的意识,那就回来,先连接自己。


至高的真功恐怕都无须任何招式。愿我们每个人早日都能练成真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