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ulia

危机之下,何以心安 之疫情篇

已更新:2020年7月3日

The inner creates the outer, always.

是我们的内在创造了外在体验,一贯如此。


It is safe to look within. We often are frightened to look within, because we think we would find this terrible being. But in spite of what they might’ve told us, what we will find, is the beautiful child that longs for our love.

往内看是安全的。我们常常害怕往内看,因为我们怕在自己的心底看到一个可憎之人。但是,其实我们会发现,那里只有一个美好的内心小孩在渴望着我们的爱。


- Louise Hay

露易丝.海


2020年的春天,全球疫情似乎在短短几天中陡然变得严峻。3月12日周四,加拿大安省的教育局宣布把即将到来的春假延长2周,即所有公立中小学都关闭至少3周。私立学校、大学,和其他省份的教育系统也纷纷跟进。


接下来的几天里,省政府、联邦政府的各项紧急应对措施也纷纷升级。


周五去超市买菜,在停车场转了很久才找到车位。进出的人们购物车里都装得满满的,我也下意识地买了比平时更多的菜。


回家的路上,隐隐的不安又在内心无声地升起。先生每天坐着满载通勤族的火车,去人流密集的市中心上班。市中心的写字楼都是中央供暖,一栋楼里不知有多少人。家里明明有口罩,碍于这边的社会状况而无法戴。而他的公司又迟迟未发布让全员在家工作的消息。


就在那个周末,我担心的事发生了。


先生下班回家开始出现感冒样症状。说从前几天开始的喉咙痛加剧了,后来又开始打喷嚏,流涕。我们互相安慰,说这本来就是冬春感冒季节,有点感冒也很正常,注意休息和营养就好。即使真是新冠病毒,绝大多数情况都会是轻症和自愈,就当是打疫苗了。


嘴上这么说,心里还是感觉沉甸甸的。


周日,先生喷嚏和流涕更多,并开始咳嗽。于是我从主卧搬出来,把他隔离在房间里,饭菜送到门口。


晚上躺在床上,迷迷糊糊中听到他房里传出来的咳嗽声,还有公婆房间里传出的间或几声咳嗽,心中非常不安,感觉自己身体也很热。辗转之间,不知是在梦中还是醒着,头脑中闪过无数可怕的场景和画面,还有无数个声音:后悔没有督促他戴上口罩,后悔没让他找个借口在家上班…… 要是他病情加重怎么办,我怎么送他去医院,家里的老人孩子怎么办 …… 要是老人再病了怎么办,他们还有基础病…… 我自己也觉得身体发热,要是我再病倒这一家子怎么办 ……迷迷糊糊中用学过的诸多流派一一去化解,可都没有用。


一夜辗转,不知到底有没睡着过。


早上醒来,还没睁眼,却听到楼下先生的书房里传来孩子打喷嚏的声音,心中又是一沉。


下楼,看到孩子已经坐在爸爸的书房里用电脑,那个键盘,鼠标,桌子,椅子扶手……都是我打算今天用酒精消毒的。眼前又闪过前一天他把脸扎在我们大床上玩的场景……我感到身体发凉。


我告诉他立即停用电脑,离开这个房间。一边告诉他这个房间我要消毒,还要通风,因为爸爸有感冒症状,而我们都不知道那个病原菌是什么。


孩子先是愕然,继而一脸怒气地离开书房。他像一头被激怒了的小兽,怒气冲冲地在房子里乱转,间或打开大门往外看,我都不知道他要干什么,而外面天还很冷。只能跟着他。


他终于在窗前的一个角落停下来,脸对着窗外。


我深吸了一口气,去拥抱了一下自己内心的惶恐和焦虑。


我:妈妈不让你用爸爸的房间,你生气啦? 孩子(眼泪流下来):Yes! (是的!)

我:现在病毒的威胁,是个很严肃的事情。你能理解妈妈为什么这样做吗?

孩子:I don’t care! (我不在乎!)

我:你觉得病毒的威胁不是最重要的事。那,什么对你更重要?

孩子:Why can’t I just do things that I want to do?! (为什么我不能做我想做的?!)

我:哦,你想要自由。

孩子:YES! What’s the point of having health, but without freedom? (是的!有健康但没了自由,那有什么意义?)

我:你觉得能自由决定自己的生活,比拥有健康更重要。

孩子:Yes! If you don’t have freedom, even if you have health, that’s not worth living. Plus, everyone will get the virus, so what’s the point of avoiding it? (是的!光有健康没自由的人生就不值得活。另外,反正每个人都会感染上这个病毒,那我们还躲它干什么?)

我:你觉得每个人都会感染这个病毒?

孩子:The government person said so. And once we’re infected, we’ll have immunity to it. The symptoms for the majority of people are going to be mild anyways. (政府的人说了,我们感染过后就会有抗体了。反正大多数人症状都会比较轻。)


原来如此,看来他从学校(或者自己上网?)收到的信息,让他对这个病毒比较接受,也不害怕被感染上。


听到此处,心中升起一些复杂的感受。一方面看到孩子没有我内心的那些恐惧和焦虑,有一点点欣慰。但另一方面,我又担心他的“不自由毋宁死”和对新冠病毒过于乐观的态度不知会给他自己和整个家庭带来什么。


我:我懂了,你不担心自己感染上。可是你想过家里其他人吗?特别是爷爷奶奶,他们年纪大了,都有基础病,免疫功能比我们都低。如果他们感染病毒,后果会很严重。你在乎他们的健康吗?

孩子软了一些,有些不情不愿地:Okay.

对话至此,我知道自己不在零状态,决定先停下来。后来把房间里的物品用酒精消了毒,通了风,允许他再用那个房间。


找到一个时间,我又坐下来画曼陀罗(这是我自我倾听情绪的一种方式,详细介绍见这里)。


还是黑色的恐惧。对未知的恐惧,像黑洞一般吸取我的内心宁静,似乎在源源不绝地吞噬着我所热爱的一切。“我好害怕”,我听到自己在说。眼泪滚落下来。


这个黑洞将要吞噬的一切,包括我最挚爱的人!眼泪不停滚落……我实在无法允许这些发生的可能性,无法接受。


眼泪流淌着……渐渐地,画笔不再继续涂抹那个黑洞,开始画出一些随机的曲线,那是无奈与挫折,想要抓取什么稳定心神,可什么也抓不住。


曲线继续着,情绪流淌着…… 忽然想起很多年前在医院工作时遇到的L医生。


L年纪很大了,退休后返聘看门诊,她的专长是肺部疾病包括肺结核。L医生的特别之处是她面对确诊的肺结核病人竟然不戴口罩,这让武装得严严实实尤其是刚开始工作的小医生们称奇。我问她为什么不戴口罩,她说自己一辈子和许多肺结核病人打交道,已经有了抗体,“没什么可怕的”。此刻想起她的风淡云轻,从容坦然和平静,心下慢慢地有点安下来。


晚上睡前看书的时候,突然耳边响起一句话:即使我错过了月亮,我还有满天繁星


是啊!即使先生感染了病菌,也不一定是新冠病毒。即使感染了新冠病毒,还有很大的几率是轻症和可以自愈。所有我所担心害怕的将来,那些可怕的场景,在此时此刻,都不是事实。未来还没有发生,还有无数种可能性。我还有像满天繁星一样多的机会在这个当下去创造我想看到的未来。


那天晚上,我睡得特别好。先生房里发出的咳嗽,公婆的偶尔咳嗽,孩子的偶尔喷嚏,都没能进到我心里去。


早晨醒来,窗外传来啾啾鸟鸣,灿烂的阳光洒进来,房间里洋溢着温暖的气息。


问先生感觉如何,说感觉比之前好很多,昨夜咳嗽有减少。


带着放松的心情,我又去找孩子聊了聊。此刻孩子也情绪平静,很平和地答应为家人的安全保护好自己的健康。


后来与朋友M聊起这事,她问我“你是怎么对孩子说的,让他懂得自己的健康不是他一个人的事”。


我分享的是:我已经忘了具体是怎么说的,那其实也不重要。最重要的是,我的内心是否真正接受“孩子可能感染新冠病毒”这样的可能性。我感觉在和他谈的那个时刻,我是真心接受这样的可能性的,我也真心认可、理解并接受他对自主的需要,并理解他的观点:我们每个人可能最终都会不同程度地感染这个病毒。大多数受感染的人将是轻症,也将自愈。带着这样的认可与接受和他沟通,他必然会感受到。而在感受到自己被认可、理解与接受之后,将更可能作出对自己和对他人负责的选择


而我的真心认可和接受对方,来自我先对内深心看见自己的感受和需要。



在先生出现感冒症状之前,我一直就在内心隐隐地担心着他。但每当这个担心升起,我头脑中似乎有个声音马上说 “不会的。别往坏处想。多想点积极的东西。” 就这样把这股担心的能量压抑下去,不许它发声。


这个担心,看似是隐隐的、轻微的。但,从那无眠的一夜头脑里所 “看到” 的各种可怕场景,曼陀罗里那个吞噬一切的无底黑洞,还有看到孩子对疫情满不在乎时在我内心搅起的巨大波澜…… 这一切都指明,所谓隐隐担心的背后,实质是巨大的恐惧。


而在这恐惧面前,那些自我开导 “坏的情况不会发生的。别往坏处想。多想点积极的东西”,其实是对自己情绪的否认。它恰恰指向那个我不敢面对的事实:我害怕,真的很害怕。


那个试图用所学的技巧(包括各种身心灵理念,包括非暴力沟通)去化解情绪,也实质在说 “我要赶紧去掉这个情绪。我不想要它存在”。


所有这些否认和逃避,都是徒劳。


并且,我越是否认和逃避,越想要推开它,它便能量越强,越紧紧跟随,使我辗转难眠。

其实,我需要做的,只是去直面它,对自己说:是的,你很害怕。


这股能量,它只需要一个看见。只有当它被看见了,被认可它的存在,也就是被接纳了,它那一直在向外抓取的能量才会渐渐消退,它才终将归于宁静。也只有在接纳自己情绪,允许它以适当的方式安全地释放出来之后,所学的那些知识和技巧才会真正有用。


当这样深心看见和接纳自己的情绪之后,那恐惧的能量便逐渐自行化解。这时,就有力量去看见他人。


很多人都知道,当我们心中有恐惧/悲伤/愤怒等等情绪时,会影响免疫功能。于是我们有时选择忽略这些“负性能量”,直接去吸取“正能量”。但是,如果这些所谓负性能量没有被疏通,继续淤阻在我们心中,那些积极的能量是无法被我们真正吸收的。


危机之下,何以心安?


从直面自己的情绪,接受它的存在开始。


2020年3月23日


下一次我想分享:释放了情绪之后,我还能做什么


(本文发表后,有些朋友来问我先生现在情况怎样。非常感激大家的关心。他已经完全康复,从症状来看,我有很大把握认为他得的是普通感冒。家里其他家人都安好。)

288 次查看1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