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ulia

“我做不到”

已更新:4月 5

呂靖安女士(Lucy Leu)是一位资深的非暴力沟通实践者,也是《非暴力沟通》一书的中文版校译和英文版编辑,与马歇尔 · 卢森堡共事多年。下面是她讲述的一个故事 (参考资料1)。


有一次马歇尔给我们做培训。期间看上去他和一个学员有些冲突,两人对话好几个来回 … 后来那学员只是哭,不再回话。

事后我问马歇尔:你为什么不同理倾听她呢?我简直不能理解 …只要你稍微倾听她一下,她就会放松下来,这事会容易解决。

马歇尔:我自己的痛苦太深了。我做不到。

我:哇,马歇尔说他没有能力来倾听 … 这真让我惊奇。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极限。最重要的是看到那个极限,而不去埋怨自己做不到。


没有人能百分之百达到自己想要做的。马歇尔自己有时也不能做到他所发现的这个美丽的语言(非暴力沟通)。因为他是一个人类(human)。


有一次他在角色扮演教我们倾听,那个倾诉的人内心有很多痛苦。马歇尔一直在猜对方的感受和需要。后来被倾听的人整个的表情和样子都改变了…非常疗愈。我们看的人都觉得NVC太神奇了… 后来我问马歇尔:你怎么能猜得这么准?我就没这个能力。


他说:你有(这个能力)。因为你是一个人 (human),他也是一个人 (human)。


几十年过去,我慢慢发现他说的对,因为我们都是人。假使我能够深深地了解自己,在各种情形下,停下来感知自己的感受和需要,慢慢地我就会越来越了解他人。


但是我一辈子也不可能完全了解他人。所以这是需要一辈子练习的。

很喜欢这个故事,今天编发出来。


每当我做不到我希望自己能做的时,想起这个故事就感到许多力量。这力量来自允许,允许自己在那个当下遇到了极限,允许自己的做不到,允许自己作为人类的局限。之后,我才有力量重新出发。


附:马歇尔·卢森堡的诗作《从现在开始》

从现在开始, 我选择梦想我自己的梦想,那么我就能完全品尝这生而为人的神秘而兴奋的旅程


从现在开始, 我选择以同理心去连接他人,那么我就能完全尊重每个人在每个当下的独特而神圣的体验


从现在开始, 我选择让我的行动从自然的连接意识流出,并引导我去关注支持这种流动的所在 从现在开始, 我选择去觉察那些我的社会文化种植在我脑中的、违背我自然本性的想法,并防止它们将我引入条件反射式的暴力行为 从现在开始, 我选择敞开心扉告诉世界什么是此刻鲜活在我心中的,即使当他人并不感谢这份礼物时 从现在开始, 当我身为权威时,我选择去觉察,即使来到困难的边境,也永远不以此为由用惩罚去影响他人 从现在开始, 我选择相信,我们的需要得不到满足的原因,并不在于匮乏,而在于不充分的对话与创造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