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說話?」,3分鐘看懂!

已更新:9月 16



嗨!.我的朋友,我可不可以請你幫我在一张纸上畫一个圓?(大小都没关係啦)謝謝!

嗯! 嗯!謝謝!我看到了。(你畫得很圆,很漂亮!)

哦!对了! 以前我都没發現,一直到这次我「注意」的看你畫,我才發現「一个圆的终点,一定是它的起点」(不管你从东南西北开始畫)。(嗯!我知道我說的有点像廢話,不过待会你就会知道,我在幹嘛啦!)

好!那么,你我的对話交談也是跟畫圓一样的,不管我们从那裡开始,当我们结束一个对話的時侯,我們总要回到你我都滿意的原点去,否則,这个不完整的对話,就像不完整的圓,会给你我留下一些遺憾伤痛。这样說,你同意嗎?!

不过,說真的,有时候,我們觉得日子会这么难过,就是因為我們不断的开啟或需要面对一大堆有始无终的談話。对吧!

那問题是,学校从來也沒教过,我也从来不知道,怎么去开啟一个对話?又如何去结束一个完整的交談? 我說的,你有同感吧?

(現在偷偷告訢你,那个使我们不能完整对話的原兇,名字叫做「隱性暴力」,它的特微是像,不尊重,評断,威脅,否定,指责,等等之類的。)接下來,就是要知道怎么去抓它! 不过,我们得先了解,它在你我的心裡面,不在外面哦!

現在,我们說正經的,怎么說話和怎么听話,也是很像圓上东南西北四个点,我们称它為「观察」,「感受」,「需要」和「請求」。这不是我發明的,是美國的馬歇尔 盧森堡博士(Marshall B. Rosenberg, Ph.D.),在50~60年前發展出来的「非暴力沟通」(Nonviolent Communication),裡面所提到的沟通的四个主軸。(不过,圆的概念,是我加上去,版杈我有。它很重要哦! 要把每一天的生活看成一个圆,和我們周遭的每一个人的对話,也看成一个圆,可以嗎?)


“你[每次]都遲到,很煩也!” 。(其实,听的人也很烦也!。)好吧!这樣說吧 "这个月和你约会,今天是你第三次遲到,这事讓我很不高兴”。这个小情境是在說明,我们講的事情要从具体客观的如是「观察」來的,不是「情绪反应」的加油添醋。而且是当下,不要翻舊帳。也不要用抓到他小辮子的心說話。

非暴力沟通最讓我佩服的精髓,是它把我們的「感受」和「需要」連结在一起。单簡的說,我们不服舒的「感受」,是來自于我們的一个或一些「需要」没有被滿足。因此,我会把我不舒服的感受的重点放在「我的需要没有被滿足,而不是,你做錯了什麼」。这样我们就不会把不服舒的感受,用一个評断或責備的話去表达。現在,我們把前面的話再听一次,”这个月和你约会,今天是你第三次遲到,这{事}讓我很不高兴”。(因為我那个「被尊重」的需要没有被滿足。)

从反面来說,非暴力沟通也同時說明了,当我们的需要得到滿足的時候,我们会有什么愉悦的感受。非暴力沟通这本書的中英文版,在网路和書店都很容易找到。在書本最後的附錄有(一)需要得到滿足时的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