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 作家相片Julia

如何听,才能让他人听见我

9年级的小朋友J开始第二学期之前,对这学期充满期待。这学期他选的课程尤其是科学和技术两门课都是他很喜欢的。


可是几个星期过去,每次J回家都没精打采的。同时我收到科学课老师的来信,告诉我J有两项作业没交。于是我和小J聊了下,听到他对这两门课的反馈。


科学课:讲了什么?不记得了。只记得不停地记笔记。明明用一堂课就能讲完的内容要分成三、四堂课来讲。

技术课:每次课老师讲5分钟然后布置一个任务让大家做。老师布置的任务每次只须3-5分钟就做完。接下来的一个多小时完全没事干。

总结:无聊。枯燥。(因为没事干却还必须待在学校里,或者整天记笔记)觉得特别累。


我决定和这两位老师联系一下了解情况。下面是我和技术课老师的电话约谈大致内容。


:老师您好,很感谢您愿意花时间来和我聊聊。

我从孩子那里收到一些他对这门课目前为止的反馈,想来和您沟通一下。这孩子很喜欢科学和技术,本来对这个学期很期待。但现在说每次课他只用3-5分钟就做完您布置的任务,接下来的一个多小时完全没事干,很无聊。我今天和您联系不是来抱怨或申诉,只是想听听您的想法和您沟通一下。


老师: 这样啊,我需要照顾到班上程度不同的学生,有的孩子即使是整个课时来做这个任务可能都不够用。所以我不能布置很多任务给所有的孩子。我也知道班上有几个孩子很短时间就做完了,其实我们这里有很多资源和工具可以让这些学有余力的孩子来挑战自己,比如(……)。这些资源我都和学生介绍过,但这些孩子需要为自己发声,来告诉我他们的需要。那么我就会根据他们的需要进一步指导。比如有个女孩经常会问我“老师我做完了这个,还能干什么呢?”在我的指导下她就去用激光制作3D模型了。所以,如果J也是这样感觉,他需要来告诉我。


:明白了,很感谢您让我了解这些。我听到的一点是您说班上学生程度不同,您需要照顾所有的学生。

老师: 是的。


:我另外听到您说其实您有很多资源和工具可以让这些学有余力的孩子来探索,只要他们开口要。

老师: 是的,技术的领域很广泛,有计算机技术,工程技术,航天技术等等。每个大门类又细分成很多小类。我自己的专长在于汽车、飞机制造,我有(…)证书,还有飞行员证。将来他们去十年级还有某某老师专长在(…)和(…)等等。


:很高兴听到您分享您的专长。小J特别喜欢研究飞机构造,他在Wikipedia上把他玩的一款游戏里所有战斗机的机型、性能、构造都研究个透,还记得滚瓜烂熟。他说希望将来能造飞机。如果您可以在班里分享您刚才对我说的,孩子们会很喜欢的。

老师: 是啊,技术是很有意思的。我小时候周围的很多孩子都去打球踢球的时候,我喜欢的是看到什么机械的东西就想去研究它是怎么运作的,有时我就把那东西拆开来。后来我去参加各种兴趣小组,学习(…)和(…)等等。


:我能感受到您对技术的热情。另一方面,我明白您希望这种情况下学生们能为自己发声,来向您提要求。让我来和您分享一些可能您没有想过的情况吧。


我们这个区里住着很多来自东亚尤其是有华裔背景的家庭,包括我们家。对很多华裔孩子,尤其是喜欢理工科的男生来说,与人沟通、为自己发声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比如小J有时对我说,和人沟通真的很累,有时要他表达还不如杀了他… 孩子如此,大人也不容易。很多华人家长和学生在学校遇到一些问题,但有的有语言障碍,有的就是不知怎样发声和表达。最后很多可能忍忍就不说了。


所以我的意思是,有些学生,不是不想,而是出于各种原因(比如性格因素)不会像愿意沟通、擅长沟通的孩子那样来为自己表达。诚然,沟通是一个人与其他人打交道过程中一项很重要的技能。我们也很希望这些不擅沟通的孩子们能学着为自己发声。但性格内向不擅言辞的孩子和成人都是我们这个社会的一员。我不知道有没办法也能适当照顾到这些人群的需要。


不知您听了我的这些话有什么反馈吗?


老师: 这个,我不是社会心理学专家,的确没想过这些。 我自己小时候也不爱说话,也不喜欢球类运动。我去参加各种小组,学习(…)和(…)的时候,都是我自己去争取机会的。


不过你今天和我说了这些,我就有这个意识了,也了解了小J的情况。我会到时候去问问他想不想要弄点别的什么项目做。你也可以转告你说的那些同班的家长,如果他们有类似情况,让他们给我发个电邮,让我知道一下。


:太好了!今天的沟通让我了解到很多,非常感谢您的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