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ulia

明明知道要放下焦虑,可为什么就是做不到

已更新:4月 12



周日的晚上,十岁的小朋友看似心事重重,唉声叹气。问他怎么了,他说“明天又要上学了……我可以不去上学吗?”

镜头推回到一年以前……小朋友刚完成了二年级,学校生涯过得顺风顺水。虽然不喜欢做作业,总体上他还是喜欢学校的。二年级的老师非常喜欢和接纳他,那学年孩子的成绩单非常漂亮,甚至包括他最不喜欢的写作,与同学的关系也很好。那年暑假结束的时候他还对回校很期待。

三年级刚开始的时候他被分在与四年级混班,回家会兴致勃勃地说起打算怎么做那些手工项目。但是开学两周后学校再次分班,他被分在与二年级混班。那个周末,他对我说:妈妈我不想去上学了。学校教的我都会了,我今年就留在家里不用上学了。周一早晨,他果然就不肯起床,怎么拉都拉不起来。

那段时间里我(和我们全家)沮丧和痛苦至极。回顾起来,那些情绪主要有:愤怒和否认(为什么是我的孩子?!那么喜欢学校的孩子,就因为这个混班的制度弄得厌学,学校太不负责!),茫然和恐惧(孩子这么小就厌学,将来怎么办?他要如何在这个社会立足??),焦虑(我该怎么帮他?怎么办?!)。已经学过PET和NVC的我,知道不能责骂,不能说教,不能威胁。。。我常常无助地问自己:那我还能做什么?怎么做能让我的孩子重新喜欢上学??

我试着用PET/NVC的积极倾听法。谈话通常是这样的:

孩子:我明天不想去上学。

我:你不喜欢上学。

孩子:那我明天可以不用去了?

我:…你真的很不喜欢上学。可是……(一堆不能不去学校的理由)

孩子:我就是不想去学校!!

我:…

那个学年给我留下的记忆就是一场漫长的、不堪回首的拉锯战。孩子每天万般不情愿地被送去上学,回家后不会像二年级时那样自己捣鼓一些手工,而是一进门就嚷嚷要玩游戏,一玩上就不肯停。我要求他先完成作业(学校作业非常少,于是我会自己给他一些额外的作业),孩子坚决不肯先做作业,特别不肯做写作的作业,成绩自然比前一年差。几乎每天我们会在游戏、作业或不肯上学的事上有冲突,他会暴怒地哭闹,而我在他的哭闹声里常常伤心地流泪,不明白那个曾经肉乎乎的可爱的婴儿怎么会变成现在这个两眼能喷出愤怒火焰把我灼到痛的孩子。可以说整个家庭的气氛因此阴云密布。

我很努力地去挖掘孩子情绪背后的需求。我知道我的孩子从小特别有好奇心,很喜欢看书,知识面很广,因此学校教的内容大概的确不能满足他。另一方面,对不喜欢的科目会抵制而不去多练习,并且意志坚定(断然拒绝请家教或上补习班的建议)。我能理解他的厌学其实是渴望新的鲜活的知识。可是,我没办法答应他因此而辍学啊!同时,我以为我给他额外的作业可以满足他对新知识的需求,可现实好像又不是这样。另外,他对游戏的痴迷让我忧心忡忡。我理解他在学校里过得很枯燥,于是放学后对游戏的渴望变本加厉。我想他的需求是更鲜活有趣的生活。可我无法允许他不做作业只玩游戏,而且每次一开始玩就停不下来。课后的各类体育和艺术兴趣班都在上,可他基本都在打酱油,没有一点传说中“找到真正(和健康的)热情后就会失去对游戏的兴趣”的影子。我也想明白,无论我们如何努力,我们永远不可能每天每时都让他有电子游戏带给他的那般千变万化的鲜活有趣的生活。“找到了他的需求却没法满足他,我该怎么办?” “我认同爱与自由,可是有爱与自由也不能放弃规则啊”---- 至此,我好像被卡在一个瓶颈里无法突破。

好在我从没有放弃过学习。因为家里有这样一个从不轻易合作的孩子,让我时时痛苦不堪,于是我有了巨大的学习和成长的动力。几年中从学习育儿理念开始,慢慢地开始接触心理学,以及各种心理治疗学说与流派。并且(当时)作为一名无神论者,以开放的心态接触各种宗教,以图汲取其精华的哲学思想。

我了解到,现代心理学以及心理治疗界有一个被普遍认同的假设,那就是每个人眼中外在世界带给TA的感受和情绪,其实是TA内心世界情感的投射。下面这张图展示了我们的外部世界和内在世界的关系。

以我儿子厌学这个事件为例,本来“儿子不喜欢学校”是一个客观存在的事实。我眼里望出去看到的却已经带上感情色彩,是“儿子厌学,将来他的前途在哪里?(焦虑,恐惧)”,它其实是一个投射,即A’。在我的内心世界里,本就存在一个焦虑的情绪A。也就是说,即使没有儿子厌学这事,我的那个焦虑情绪A还是存在。而儿子厌学不过是个引子,让那个A被触发出来。再探索下去,那一年我的职业道路遇到挫折,时感惶惑,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