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池裡的年輕人

作者:静耕心田

编辑:Julia


几年前我们回台湾参加我侄兒的婚礼。在酒蓆晚宴後,新娘新郎切了结婚蛋糕,喝完交杯酒,全场的灯光都暗了下來,只有中央的舞池有点点燭光。輕柔的音樂出來了,气氛非常的浪漫。新人開舞開始了一場舞会。

坐在我们旁辺有一对年輕人,女孩蛮活潑,牽着男孩的手,迫不及待地上了舞池。她的动作讓我想起了30多年前,当我開始交女朋友的时候参加的第一場舞会。我的女友囑咐我要把左手放在胸前,伸出右手邀請她跳舞,这是舞会礼仪。


回到現场,我们開始欣賞在舞池中一对对的情侣。在燭光下,他们正好近距离地眉目傳情;有的甚至閉上眼睛,專注於享受彼此的臨在;也有的在身体語言上表達了“靠在你的肩上有極舒适的安全感”。

在第一支舞快结束的时候,我鼓起勇气在我太太的耳辺說了几个字:“对不起哦,为了和我在一起,讓妳牺牲了不少。”她没說什麼,只是对我微微地笑了一下。 她年轻的时候很喜欢跳舞,但我不会也不喜欢。结婚後她就不再跳舞了。 第二支热舞的音樂出来了,很大声,没想到坐在我们旁辺的这对年轻人回來了。年轻人不是最喜欢热舞嗎,怎麼不跳了?


因为吵,女孩需要拉高音量和她的舞伴說話,於是我聽到一些他們的對話 “不是跟你說过,我前進左脚的時候,你就退右脚。我退右脚的時候,你進左脚。你为什么一直踩我的脚…” 天哪,这亇話我30多年前也听过…

回到美國後的第二年,我应徵了一亇工作。在面試的时候我被問了一亇問题,“在你的申請書上,你說了你受过非暴力溝通的訓練。你可不可以用簡短的两三句話,說一下溝通是什么?” 这种問题在申請有關管理的職位,经常被問。我没有直接回答他的問题。我說你想听我背给你听两三句Google上關於溝通的定義,还是要我给你講亇簡短的故事。当然他選了後者。以上就是我講给他的故事。 現在我可以說說溝通的两三亇重点要素。


首先溝通必須有溝通的管道。

但是我们不要誤会,說話不是最関鍵的溝通管通,它只是最常用的那個罷了。我問过我自己,在舞中的親密伴侶中,他们没有開口說一亇字,他们有没有溝通? 我們的眼神面容和肢体語言表達得比我们的嘴巴真实得多了,不是嗎?! 那才是我们更要專注练习的一環… 第二,溝通必要有溝通的对象。

你現在会不会直接想到你的主要溝通对象是你的爱人或你的孩子家人?其实不是的。我的首要溝通对象是我自己。如果我对和我最近的自己都没有什么溝通經验,相信我和我身辺的人的溝通是不会很好的。


我和我自己的溝通是在靜坐独处中练习的。如果我不能敏銳地观察我的感受和需要,观察他人的不就更偏差了


第三,你提到了非暴力沟通。我们有没有观察到故事跳舞後回到座位的这位年輕人,在溝通中有暴力指責或批評的介入,使得真正的溝通很快终止


最後提醒一下,很多生命的課題,在理性逻輯的範围中是沒有答案的。我們需要用心去体会故事的内涵,不去分析对錯,更不要去假想如果怎樣…。在那个方向只有逃避真实的环境,不会找到智慧。


在開始学习非暴力沟通的初期,第一个問题是不是要問一下自己:溝通究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