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ulia

非暴力沟通谈社会问题(三)

已更新:4月 1

偶然看到下面这段采访。

一位佛罗里达的杂货店店主支持平民拥枪。他同时讲述了自己这个观点背后的故事。

他在古巴出生和长大,人生中曾有过这样一段经历:在以武装革命推翻原政权后,古巴革命的领导者对人们说,现在是和平年代,我们都不需要枪支和武器了。人们觉得有道理,就把枪支武器都上交给政府。可是后来他目睹这个政权中有人利用手中权力随意给人定罪,行刑队可以私刑处决被定罪的人。这时人民想要反抗,可是已经没有武器了。

后来他来到美国,加入美国国籍有了投票权,一直强烈支持平民拥枪的权力。他认为人们拥有枪支,就拥有了保护自己和家人生命财产安全的权力。

作为一个反对平民拥枪者,看到这里我理解了这个人为什么会支持平民拥枪这个观点。

如果他没有分享这段人生经历,而只是仅仅阐述自己强烈支持平民拥枪的观点,在我的头脑里他就会是一个支持用暴力解决问题的人。而我可能会为此感到心寒(“这世界上竟然有那么多想用暴力解决问题的人”),失望和挫折(“那这世界何时会有和平”),甚至是愤怒(“为什么他们会这样执迷不悟”),等等。

听完他的观点背后的个人经历,我并没有改变自己反对平民拥枪的观点,但我可以理解他的这个观点后面的属于他的感受和需要。这个理解让我的那些心寒,失望,挫折,愤怒都自然消散了,我的心也变得轻松和自由了。 这个对他人的理解其实对我(而不是他人)至关重要。因为,出于不理解而承受情感压力(心寒,失望,挫折,愤怒…)的不是他人,正是我自己。

E和我同在一个非暴力沟通认证小组学习。我们本没有特别熟悉,直到有一次我们都参加了一个非暴力沟通谈政治话题的活动。

活动中,我表达了自己的一个政治观点。后来E表达了与我不同的另一个观点。她还谈了自己童年时的一段经历如何深刻地影响了她,使她形成现在的这个观点。说到动情处,E流下了眼泪。我也流泪了。她讲述的这段经历我并没有亲身体验过,但身而为人,我们都有相同的情感。E的童年故事中所感受到的孤独、痛苦和悲伤,以及对人际之间的连接和亲密关系的渴望,完全能让我感受到也深深理解。这些都很好地帮助了我理解她的这个与我迥异的政治观点后面的感受和需要。

这个活动之后,我们又联系了对方,交换各自对这个活动的感受。我们聊得非常深入,分享了各自的人生体验,内在伤痛,并且彼此倾听。我们都从这些对话里感受到疗愈和连接。

我和E直到现在政治观点还是迥异,但我感到我们彼此了解得比以前更深,友谊也更深厚了。

在那些彼此聆听和连接的时刻,我深深体会到,那些政治观点的冲突一点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们籍着这个冲突为契机,实现了心灵的连接。这才是真正重要的


当人们愿意透过不同的观点,深入连接自己内在的感受和需要,进而连接他人的感受和需要,那么,心与心的连接是完全可能的。而心与心的连接,并不代表我们的观点就会一致。


人们既能保留各自的不同,又能互相看到和连接上对方那不同观点之下的情感和需要,实现心灵的连接,这几乎是我心目中理想世界的模样了。上面我的那些体验告诉我这完全是可能实现的。看到这种可能性,给了我很大的希望,对这个世界,对我们这个人类社会。


有了这些体验之后,当我和朋友们谈论政治话题并且感觉气氛舒服和安全时,我会愿意分享自己那些深刻影响了我的个人经历,帮助对方了解我为什么会形成现在的这个观点。我也很想听对方有怎样的个人经历影响了TA,使得TA形成TA的观点。好几次我发现分享这些个人经历很好地帮助我们了解彼此,连接彼此的感受和需要


但是,这样的分享和沟通并不会每一次都带来心与心的连接。那时,我又该如何自处呢?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