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你準備好了嗎?!

已更新:9月 16


开年以來,接著台湾大選的落幕,武汉肺炎的升起,雖然我没有許多时間去追新聞和傳媒,但有些字眼,為我印象較為深刻, 例如,封城,淪陷,鎖國, 搶购(口罩和民生物資),防疫缺口,恐慌,案例和死亡,等等。对于这些字演的内涵和它所要傳达的訊息,我有不少問号,不过,在我每天生活的当下,它不是我急需面对和回应的事。因為对于居住在美国东南角的我,它仍然有些地理上的距离。

不到两三个月的时間,昨天美国总统宣佈全國進入警戒状态。那正是13号又逢星期五,兒子的大学校長给所有家長發函,下周春假之後,学生不再回到校園,所有課程改為线上教学。我的工作单位的上司们也層層發出指令,下周起,在家上班,至少两周到六周。許多这樣类似的訊息在我們这州同时發佈。相信是全美,教会,体育赛事和社区活动全面停擺。


这给了我一些時間,在这裡和家人(國内外的親朋好友),就我们共同面对的议题和課题,有些交流和分享。

自从武漢有肺炎出現以后,我常在媒体上看到「封城」, 「鎖國」,或用「淪谄」来表达一个城市出現新冠肺痰案例的後續动作。我感觉这樣的表达,很容易让我們産生比客观的实情更深的恐懼。但是,我並没有說,这事情不嚴重)。我住的州有数仟万的居民,到今天的统計有37例。今天我們接到的通知,有关的措施是为预防它的扩散,不是為了恐慌。当然,它已經给我們带來諸多不便。

我觉得我們生活的环境,没有什么是静止不动的。如果,病毒在两三个月内,从东半球飄到了西半球,是不是在两三亇月内,它也会完成它要走完的周期。我也越來越觉得,時間和环境,不是直线進行的,它是周期循环的,世代交替也是的。到了六月份,病毒走完了它的行程,我們再回头看我们所听所說的,我們会觉得好笑嗎?

回头看看过去数千年的人类历史,再想想我们今天的处境危机,不是小事一椿嗎?那么,我们自己的人生方向抓对了嗎?


我们常听說中風後有一个後果叫做「半身不遂」,也就是一半的身体不像另一半了,它不听使喚了,身体不平衡了。同樣,如果我們只是习慣的从自己看世界,而不能隨时醒觉的从世界看自己,那叫做「半心不遂」,从整体生命來說,它是更為迫切的課题!

所謂从自己看世界,我想表达的是,把自己的观点,位置和需要看得太大也太重要。但是,地球不会圍着我轉,只有我跟着地球轉。


所謂从世界看自己,我發现了自己的尊貴和渺小。我也發现了我和家人朋友和环境的連结,不是全由我做主的,千万给别人留下他的空間。有些苦痛和不舒服來自于「我还以为我說了算,又这么显而易見」,為什么周圍的人(就是这么看不懂)和环境总和我唱反調?(他们該当认清,觉醒和改变!)

其实, 人只需要完成自己在他的生命循环中的使命。这也是我所认识的耶稣所說的,你們要背著「自己」的十字架來跟隨我,不是背着「別人」的十字架,來跟隨我。


就是不面对自己的人,会喜欢担別人的心,在别人的事上指指点点。(好使我们对自己不做自己的人生功課,感到安心一些) 。

在太平